山东邹城一涉黑恶势力团伙疯狂洗沙 当地政府疑似暗中撑腰?

时间:2019-06-03 来源:网易-搞笑真不简单

  近日,接群众举报,山东省邹城市石墙镇临河路与双大路交叉口东30米有一非法洗沙厂,该厂洗沙的污水和噪音污染特别严重。涉黑恶势力曾有人扬言说,是用钱摆平了镇政府、环保部门和国土部门,任何人都不敢管,谁敢举报就弄死谁。因为有某些政府官员保护下,致使很多村民是敢怒不敢言。

  5月28日上午九时许,记者暗访调查,在举报人的带领下,到达了山东省邹城市临河路与双大路交叉口洗沙场附近,远远就听到机械噪音轰鸣。

  随后看到北边两个大门口分别是“邹城市宏坤商贸有限公司”和“宏坤一公司”的字样标识。顺大门望去,地面是大片的积水黄泥、院内是挂满泥浆的车辆。南侧的大门没有任何牌匾和标识,里面是高耸的砂堆,露天如山。厂门前的公路沟里积满了洗沙所排放的泥浆。

  紧贴该厂的北侧有一条自修的水泥路,真可谓是“有水有泥”,映着入目的沟沟坎坎、水声潺潺和大片的黄水泥汤不堪入目。



  看到惊人的现场,记者准备停车拍些资料,却得到了举报人的反对。反映人说:他们这帮黑社会,在我们当地势力很强,谁也不敢惹,现在可不敢下车,万一被发现,走不了事小,让人家打一顿可就麻烦了?你们要下车就先把我送走。在举报人的劝说下,记者把反映人送走后,才再次涉险去现场采集了多张照片和视频资料。



  带着种种疑问,下午15时许,记者拨打了环保举报热线,接电话人员说马上向领导汇报并给予回复,记者在现场等了许久,没有任何执法人员联系,更没有执法人员到场。无奈之下,只得离开。

  又过许久,有一自称张姓的该乡镇监管领导,给记者回了电话,说自己知道这个厂,你们上午来了怎么不给我们说一声,你们现在在哪里,能不能回来或停下来见面说说,此时,记者已驱车行驶在高速上了。几经张姓领导的要求,也为了更多的了解情况,记者述说了行程,张姓领导说我们马上赶过去。

  晚上记者见到了张姓领导,他们一行四人,据介绍是一位司机,一位是环保所马所长,另一位是未透露姓名的当地一支书。让人费解的是,三位政府领导一司机,级别不可小觑,座驾竟然是越野大奔。不难想到,此车跟这三位领导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来人解释说:“环评、排放等等一切手续都有,污染的事我们都知道,一直在努力改善,有人举报很正常,你们也要多理解理解企业......”一些敷衍搪塞的解释,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回复吗?

  据了解,洗砂泥浆处理不当会污染环境造成大量水土污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污水综合排放标准)。要求,所涉及的排放污染物为“悬浮物”指标一级标准是20mg/I。二级标准是30mg/|。三级标准50mg/l。为了最大限度控废水排放指标,应采取以下措施。1、设专人管理废水,严格执行新的环境保护法。2、严格加药周期和药量定时进行分析。3、要将指标控制在20mg/I以下,以便澄清后循环再利用,减少用水量,节省成本。4、如果确需外排,必须达到国家标准才能进行排。

  同时,因洗沙场作业容易造成河道堵塞、噪音,以及污染良田、水源、路面等危害,有关部门对洗沙作业规定极为严格,洗沙需要办理洗沙经营许可证,否则涉嫌非法经营,情节严重,则构成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环保部门、国土部门和属地政府作为主要监管部门,应该进行定期抽查和监管,而不是“推诿包庇”。

  如此庞大的污染厂区,真不知道他们的手续时怎么办理的,又是哪位领导所批?难道金钱就是万能的?张姓领导一行四人为什么要“推诿包庇”这个肆意排污洗沙场呢?是不是怕所谓的政府领导是保护伞?还是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经济链?这是无视党纪国法,漠视群众疾苦的懒政渎职之所为,此举必受民所怨愤、法所严追,严肃问责也是少不了的。

  针对此事,记者将会向上级部门继续反映,并继续跟踪报道

相关阅读

  近年来,在国家“整治贪污腐败,打黑除恶”的持续强势打压下,河南省很多潜伏已久的政府官员,村霸,国企领导,银行高管纷纷落马,同时“关于2019年加大对金融违法犯[详细]
  近日,接群众举报,山东省邹城市石墙镇临河路与双大路交叉口东30米有一非法洗沙厂,该厂洗沙的污水和噪音污染特别严重。涉黑恶势力曾有人扬言说,是用钱摆平了镇政府、环保部门[详细]
  本网讯近日,本网根据群众反映江苏省徐州市传染病医院违背医改等相关政策,对中标药品、耗材、器械等进行“二次议价”,违法违纪行为涉嫌商业贿赂;设立小金库;医院[详细]
  我们是石家庄市栾城区冶河镇苏邱村村民,现我们集体实名举报村党支部书记崔冠军把持基层政权、操纵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详细]
本报10日讯(记者李晶琳)6位国内旅游规划专家、10位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招募来的旅游规划专家组成规划团队,将为我省的全域旅游和冰雪旅游进行全新的布局和谋划——省[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