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群康公司创始人被股东设套夺走家产 多年维权未果

时间:2019-06-03 来源:法制在线

  近日,深圳群康公司创始人江华反映,自己辛苦创建的公司、老婆的汽车、居住的唯一房产都被人抢走了,这些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公司的法人及股东。踏上维权之路多年却一直没有任何结果。

  投资三百万建厂,资金不足吸纳新股东

  深圳群康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公司主要生产、经营一次性使用医疗耗材。成立之初,有4位股东,认缴注册资本300万,江华占股比例27%。后期由于需要再次投入大量资金对产品进行研发和认证,因资金不足,2015年2月,公司进行了一次重组,3位股东退出,江华与一位原公司员工叶某接手,同时,增资100万元,公司总认缴注册资本400万元。重组后的股份比例情况是:江华占股份比例49%,叶某占股份比例51%(其中,代持股份情况是:叶某生18%、叶某年10%、叶某伟7.5%和叶某妮7.5%,叶某本人占8%)。

  “叶某生有21万元股本金至今仍未缴足,同时叶某生、叶某、叶某年以生意需要、购房、购车、以及投资等理由总共从公司借走大约200万元。这些借款导致公司资金短缺,我多次与三人协商还款问题,但至今未果。”江华反映说。

  江华说因资金问题让他和叶某之间产生了矛盾,叶某一直联合叶某生等其他股东要求他退出公司的管理。2016年12月份,叶某将舒某图控制的深圳奇道精密公司,介绍成为公司的供应商。叶某劝江华以资金和管理不足为缘由,要求舒某图入股,遭到了江华的拒绝。

  法人联合第三人伪造股东决议进行股权变更,却是噩梦的开始

  由于江华在2014年患上了癌症,身体不能承受过重的工作强度,2017年2月28日,江华、叶某、叶某生三人签署了一份委托经营管理协议,约定公司由叶某一个人经营一年,同时,按协议要求,不允许新股东加入或交由第三方经营。

  (伪造的股东决议)

  “2017年3月10日,叶某跟舒某图伪造我的签名,利用伪造的股东决议和资料,将其名下及所代持的16%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舒某图,当天晚上,舒某图就要求我将经营管理权、总经理一职都交让给他来负责,遭到我严词拒绝。”江华气愤的说,“第二天,即2017年3月11日,舒某图伙同叶某将公司财务室、总经理办公室、大门、电梯门等公司的锁撬坏后换掉。舒某图以拖欠货款未归还为缘由,将公司大门自行贴上封条,不允许员工进去。”

  2017年3月15日,在江华不在现场、不知情的情况下,舒某图伙同叶某带领李某虎等20余人,纠集10余辆车将公司所有能搬动的财产全部搬走,价值超过200万元人民币。同时,还搬走江华个人放置在公司内的超过3万余元的财物。直接导致生产中断、员工集体待工、公司停运的状态。部分员工迫于现状离职,员工集体上访维权。

  江华向当地的宝龙派出所报案,宝龙派出所以股东纠纷为名不予立案,为了查实公司设备以及公司经营资料和财务账册的下落,江华四处寻找证人、查找证据。

  舒某图抢夺宝马汽车,伪造承诺书,公安机关不予立案

  ”2017年4月12日,我的亲戚胡某新开着我的宝马汽车带着万某勇去龙华区办事。被舒某图、李某虎带领20多个社会闲杂人员将胡某新和万某勇逼停,将他们殴打后抢走手机并将车强行开走。“

  胡某新和万某勇随即向所在辖区的松元派出所报案,民警将万某勇、胡某新以及舒某图、李某虎还有其他相关人员带到松元派出所录口供。

  2017年4月14日,办案民警告知江华宝马汽车已经找到,但第二天当江华去派出所领车的时候,办案民警却告诉江华车子暂时不能开走,原因是舒某图声称抢车人员是江华公司被拖工资和社保的员工。无奈之下江华只得向派出所警官提交了公司所有员工的身份证信息、社保信息、工资信息,来证实这些抢车的人并不是自己公司的员工,派出所最后经审查认定不构成抢劫犯罪,并向江华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江华在多次询问未果之后,便准备自己将车开回来,被舒某图阻拦。报警之后松元派出所的民警说,车子纠纷和股东纠纷派出所不管,但是打架的事情就归公安管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江华无法将车开回,直至最后不了了之。

  当天,松元派出所民警向江华出示了一份舒某图提交的承诺书,承诺书中写道:“本人万某,为深圳群康医疗技术有限公司董事,因家庭困难,与江华一起多次侵占公司资金,共累计向舒某图借取44.5万现金,现已造成公司停业,厂房被收回。现本人承诺于2017年7月5日前归还侵占公司的资金并偿付清所欠舒宏图的欠款,在此之前江华本人的车辆(车牌号:粤BWXXXX)抵押至舒某图处,若逾期不能偿付清所欠舒某图欠款,则将车辆过户至舒某图名下,任其变卖,用以偿还公司及个人的部分欠款。”

  (伪造的承诺书)

  江华拿到承诺书复印件后向办案民警表示承诺书是伪造的,要求对承诺书内容的真伪进行鉴定,办案警官说可以要求对方提供原件,但是直到今日一直没能将承诺书原件提供。

  “我多次跟松元派出所和上级部门进行沟通,最后都是无果收场。宝安人民法院对这件事情具有管辖权,所以我向宝安人民检察院提出立案监督,宝安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受理,事后我向宝安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宝安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受理,最后我向深圳中级法院及广东省高级法院进行诉讼,都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我的诉讼请求。”江华无奈说道。

  为贷款委托他人代持房屋,股东与代持人强占房屋

  2016年9月,江华为了拓展公司业务,与股东叶某年儿子曾某翔商议,将自己名下的房产过户给曾某翔代持,以曾某翔的名义贷款,双方签定了《房产所有权属证明书》,房产所有权属证明约定:“为方便获得银行贷款,以3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于2016年9月19日过户至曾某翔名下,实际出资人为江华本人。办理手续过程中,由曾某翔协助办理,全部费用均由江华自行承担。过户完成后,房产(现房产号码:(2016)深圳市不动产权第0198XXX号,证书编号NOD44130270XXX)的所有权、使用权及支配权仍属江华,曾某翔对该房产无任何权利主张。“

  (房屋权属证明)

  “2017年6月22日,趁我及家人不在家的时候,舒某图带领叶某等20多人将家中物品全部搬走,我老婆下班回到家后,发现家中锁被撬,有不认识的人员在家中,报案后派出所民警到现场后叫物业管理处的人保管现场,不允许再搬东西,便将我老婆和舒某图一行人带到派出所录口供。但舒某图和曾某翔也报警说在我家里面发现了好几枚假公章,说我私刻公章,派出所民警以此事为由,对我老婆拘留24小时。第二天我老婆回去发现家里已经被搬空。”

  舒某图告诉民警房主是曾某翔,自己是租的曾某翔的房子,由于江华长期霸占曾某翔的房屋,自己没办法才将房屋中物品搬走。而曾某翔则表示房屋是自己出资购买,房贷也一直是自己在交,享有房产的合法所有权。

  “我曾经多次来到派出所要求民警返还财产,民警给舒某图也打过电话,舒某图电话里说是我委托给他搬走,事后他们提供了一个伪造的委托函,说我由于欠款资金周转不足自愿将股东权利和个人权益委托给了舒某图和其他人。”江华说目前房产一直被舒某图指派的人员霸占控制,现在家人一直借住在朋友家中。

  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经审查认为无犯罪事实发生,于2017年8月24日向江华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据悉房屋归属权案件,法院正在审理当中。

  公司法人伪造签名更换印章,转移银行资产被行政拘留

  “6月29日,舒某图、叶某伙同第三人冒充本人,到龙岗行政服务大厅,仿冒我的签名和手印,对公司印章进行备案刻制,并对公司银行账号进行变更,将公司资金转移。”江华说。

  从深圳龙岗区新城派出所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行政答辩状中可以看到:”2017年9月8日10时22分许,上诉人向我所报警,称其公司股东叶某、舒某图假冒其身份补办了公司公章,财物专用章,发票专用章等,我所依法受理为行政案件进行调査经查,我所认为叶某使用伪造的证明文件的违法行为成立,于2017年10月17日对其予以行政处罚,对舒某图及假冒江华的男子则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舒某图盗窃江华身份证件,污蔑举报他人

  最让江华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舒某图在江华家中盗取了身份证之后,竟然以江华的名义实名举报深圳市药监局的某位领导和另外一个医疗器械公司,因举报导致该领导被纪委约谈,被举报企业停产两个月,损失上百万,其它方面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我与舒某图、叶某、李某虎等人没有债权债务纠纷和股权纠纷,也不欠他们一分钱,他们却带领一伙人多次对我实施以上犯罪。因为没有他们伪造的材料的原件,无法去做司法鉴定,因证据不足公安没有办法立案,法院也因为以证据不足不予受理。这么多年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才能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现在一直寄宿在朋友家里,我的父母跟小孩在心理上都产生了很多问题,同时我的老婆由于舒某图到她单位闹事及这个案子一直没进展对她产生很大影响。另外舒某图以拖欠公司欠款为由对我进行起诉,并且将我跟我老婆的资产进行了冻结,我现在都是从朋友那借款生活......”江华说起这些一度哽咽。

  律师点评:

  广东商达(福田)律师事务所许俊领律师针对此案作出律师点评:本案中舒某图不经过股东会同意,指使李某虎等手下秘密窃取并占有公司财产、破环公司生产经营、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行为,根据刑法第264条规定,已构成盗窃罪和破坏生产经营罪。应按盗窃罪从重处罚。

  龙岗区宝龙派出所以股东纠纷为由不予立案是错误的,即便是股东纠纷,舒某图一伙非法搬走公司财产、破坏公司生产经营的行为,派出所应责令对方将财产归还,然后再按民事途径解决。如果不是股东纠纷也不存在债权债务纠纷,舒某图一伙显然是犯罪,派出所应立案侦查,抓捕犯罪嫌疑人,但是派出所没这么做,有失职渎职、包庇罪犯的嫌疑。

  舒某图、李某虎一伙采用暴力手段,光天化日抢劫江华的汽车和胡某新的手机,拒不归还的行为,根据刑法263条规定,构成抢劫罪。龙华区松元派出所不立案显然没道理。无论双方是否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舒某图抢劫江华汽车和胡某新手机的行为都是犯罪。

  舒某图、李某虎、叶某、曾某翔一伙趁江华和家人不在,撬开门锁,非法闯入江华住宅,盗走江华和家人的现金、首饰、身份证、合同、文件等物品,并且利用盗窃的身份证、合同、文件伪造借款承诺书、股东决议、股东委托函、抵押合同,虚构债务、非法转移和变卖公司财产,利用盗取的身份证以江华名义举报他人、办理公司印章备案、利用伪造的合同、股东决议和股东委托函进行虚假诉讼、欺骗法官。根据刑法第264条、第245条、第224条、第286条、第307条等规定,舒某图、李某虎、叶某、曾某翔一伙构成了盗窃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合同诈骗罪、盗用身份证件罪、虚假诉讼罪。他们的以上行为是数行为数罪,应数罪并罚。龙岗区新城派出所不立案也是错误的。

  叶某非法挪用公司资金,数额巨大,拒不归还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72条规定,构成挪用资金罪。

  舒某图、叶某、李某虎一伙盗窃公司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和公司印章并损毁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64条和第162条规定,构成了盗窃罪和故意损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对于一行为数罪的问题,应按一重罪处罚。

相关阅读

  郭艳林,重庆懿灏企业管理咨询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于2017年年底被海南省海口市公安局以涉嫌虚假诉讼罪抓捕,目前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检察院已对其作出不起诉决定。  《不起诉决[详细]
  近日,深圳群康公司创始人江华反映,自己辛苦创建的公司、老婆的汽车、居住的唯一房产都被人抢走了,这些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公司的法人及股东。踏上维权之路多年却一直没有任[详细]
4月13日,郑州王女士求助小莉,她在郑州之星奔驰4S店花了40万买了一辆奔驰C260,不到24小时,方向盘的助力系统失效。在记者曝光后,郑州之星奔驰4S店的负责人承诺给王女士办理全款退[详细]
近日,在绿地集团旗下郑州滨湖国际城小区工地干活的工人拨打新农村频道为民热线0371-65791999投诉,他们2018年开始在绿地滨湖国际城4区干活,合同约定当年年底结算工资,可是截止到[详细]
3月19日,参加深圳国际家具展的敏华控股(01999.HK)向展会知识产权保护站提交了一纸侵权诉状,矛头直指顾家家居(603816.SH)。在投诉表中,敏华方面称顾家家居参展的奥斯卡KG.050沙发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