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榆林:煤矿股权是否被低价“套路”?

时间:2019-04-24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昔日的两位煤老板,曾因煤矿整合借贷约9600万元,陆续还款8000余万元后,仍被众多“放贷人”追债,本息高达3亿余元。在“放贷人”相继起诉并获得法院判决后,两位煤老板的煤矿股份被“低价强制执行”。

日前,煤老板张宝祥向本社反映称,他们疑似中招“套路贷”,几年来,深陷民间借款官司已疲惫不堪。 

深陷借贷官司泥潭

2011年,榆林横山人张宝祥实际控制的横山县恒硕矿业有限公司(下称“恒硕矿业”)经营的煤矿开始进行技术改造,需要大量资金,经人介绍认识了放高利贷的王某彦等人。

2011年4月起,张宝祥陆续向王某彦借款共2250余万元(实际到手约1993万元),月息从2.7分至5分不等。至2014年6月30日,1993万元借款经过利滚利及滞纳金等,已达4400万元。

张宝祥表示:“当时煤矿整合技改陆续投入近两亿元,且煤炭市场行情不好,煤矿亏损连连。其间,王某彦不断向我们推荐放贷人放贷。我们累计向包括王某彦在内的放贷人借款约9600余万元。已累计归还本息8000余万元。但由于借款利息高达2.7分至6分,且计算复利,上述借款已滚至两三个亿。”因为还不上高利贷,张宝祥、刘子清只能在放贷人早已写好的欠条上再次签字。

“比如,2014年6月30日,王某彦就派人让我重新写了一张总额为4400万元的借条,还约定月息2.7%。”张宝祥说,“这张4400万元的欠条,实际是原来约1993万元借款发生后,本金加高息得来的。”

2015年,王某彦依据上述借条,将借款人张宝祥,担保人刘子清、王锐告到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诉称2014年6月30日,被告张宝祥向其借款4400万元,约定月息2.7%,并承诺用刘子清、王锐在横山县殿市镇强兴庄煤矿(恒硕煤业前身)50%的股份和张宝祥在该煤矿50%的股权提供担保。但由于张宝祥未能按约偿还借款本息,遂请求法院判令张宝祥立即偿还,刘子清及王锐承担连带责任。

张宝祥方面则辩称,其累计向王某彦借款2250万元,因王在放款时已预扣利息及滞纳金300多万元,其实际欠王约1993万元本金。

榆林中院经审理认为,王某彦与张宝祥有经济往来,张宝祥尚欠王某彦借款4400万元并立有借据,判决张宝祥5日内向王某彦偿还借款本金4400万元及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计算),刘子清、王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王某彦于2015年2月9日起诉之初,向法院申请保全了张宝祥、刘子清、王锐三人在恒硕煤业的股权。同日,法院冻结了三人在恒硕煤业分别占22.5635%、14.5165%、12.822%的股权。

据记者了解,在上述4400万元借贷案爆发前后,张宝祥等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此后,相继有约26家机构和个人将张宝祥等告上法庭。其他20多个放贷人涉及民间借贷资金约7600余万元,同样也都打赢了官司。

张宝祥说:“总计约9600万元本金的债务,截至2017年年初,我已向20多个融资者还款累计8000余万元,但经过多家法院判决后我仍欠本息高达3亿多元。”

执行案被指有“硬伤”?

2017年6月,张宝祥等被其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榆林中院《执行财产分配案》显示,王某彦等27个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被执行人张宝祥等3人可供执行财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该院依法对债权人的申请审查完毕,并作出参与分配方案。在执行过程中,决定对申请人陕西汇鑫担保公司、郑某军、袁某军各予以补偿股份80万元,王某彦补偿股份120万元,剩余部分按债务比例分配,债权转化为股权抵债。

由此,张宝祥、刘子清、王锐合计持有的恒硕煤业股权46.6395%被判决作价1.037亿元,全部分配给27个债权人。其中,参与分配的王某彦抵偿后持有恒硕煤业股权约9.933%。

张宝祥质疑,恒硕煤业1%的股权仅被榆林中院指定的评估机构评估为约223万元。且2016年6月30日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书》距榆林中院2017年5月3日作出执行裁定相隔近一年,在这一年中煤矿资产价格已大幅上涨。

该机构评估时,依据《强兴庄煤矿采掘工程平面图》,仅计算资源储量165万吨,与《强兴庄煤矿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中对该矿井剩余服务年限近12年及《强兴庄煤矿整合区资源储量核实报告》中资源量837万吨明显不符。且资产评估报告调查中确定吨煤净利润130元,而当时煤炭价格淡季每吨达420元,旺季500元,与市场价明显不符。另外,评估报告遗漏张宝祥、刘子清为煤矿完成技改投资的近两亿元。

对于前述《执行财产分配案》,张宝祥于2017年5月6日向榆林中院申请异议,并于2017年5月19日递交《执行分配方案补充异议书》。但榆林中院《执行裁定书》以“被执行人提出的事情不属于对财产分配方案异议”为由,直接终结本案执行,并将被执行人张宝祥等3人的股权变更至27个申请人名下。

裁定未送达便执行?

张宝祥的代理律师认为,榆林中院在作出《执行裁定书》后,并未在执行前送达给张宝祥和刘子清。2017年8月14日、15日,陕西省工商局对张宝祥、刘子清分别持有的恒硕煤业股权进行了变更登记。而2017年8月31日张宝祥才收到《执行裁定书》,导致其无法依法行使异议权。另外,榆林中院在选定资产评估机构时,未通知被执行人张宝祥、刘子清。

记者调查发现,张宝祥曾持有恒硕煤业约22.56%的股权中,还包含横山县强兴庄上百户村民约3%的股权。该股权系煤矿成立之初认购,并实际缴纳了225万元的投资。但榆林中院并未对张宝祥、刘子清的异议申请作出回应,以致案外人利益受损。

张宝祥称:“我和刘子清在煤矿正常生产后是完全可以还清债务的,而且依据2017年的市场情况,也尚未达到以资产抵偿债务的地步。”

就上述张宝祥疑似被“套路”及在借贷案被执行中的问题,4月1日,记者向榆林中院求证,该院政治部工作人员张某留下采访问题后称,详细情况等核实了解后再回复。”

4月5日,该工作人员电话回复称:“目前该案执行法官正在外地出差,等回来后答复记者。”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未收到任何回复。

据了解,2018年年初,该案由陕西省人大信访部门转至陕西省高院后,有关部门对该执行案有关疑点也进行了复查,但至今尚无结论发布。

相关阅读

原标题:只因被蚊子叮了“三个红包” 他竟然在足浴店里报警110和派出所经常会接到一些奇葩电话,比如买个西瓜不甜要求民警处理、出门倒垃圾没带钥匙要求民警上门开锁[详细]
河南省应急管理厅党组书记张昕出席会议 人民网郑州6月5日电(尚明桢)前5个月,河南全省生产经营性事故死亡204人,下降40.70%;重大隐患整改不到位,一律停工停产……6月4[详细]
  6月5日,郑州四中的学弟学妹们为即将踏入考场的学子们送上高考祝福。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张郁摄  6月4日,周口市文昌中学高三(3)班,班主任祁勇给同学们上完最后一课后合影。[详细]
原标题:丈夫突然去世,妻子要求“试管婴儿”遭拒 法院宣判:医院应履行合同,继续胚胎移植  生儿育女承欢膝下,一家人其乐融融,这是中国人对延续生命的美好期盼。  温[详细]
  随着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印发,“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成为精品工程,这也就意味着乡村旅游成为了[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