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被曝强拆未妥善安置居民 主管部门相互推诿

时间:2019-04-20 来源:业界观察 责编:BJ01

日前,河南省安阳市高新区小吴村陈志山、李瑞、张东东等居民向本网反映,在未见到拆迁公告且未与有关部门沟通好相关补偿的情况下,他们的房屋却被强制拆除。对此,有关律师表示,上述拆迁行为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严重侵害了原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

村民未见到拆迁公示补偿金额仅为市价十分之一

1.jpg

“3月26日一早,突然来了几百个人把我们住的地方围了,还拉起了警戒线。我的家人被强制驱逐,随后几台钩机开过来,把我们的房子变成了废墟。”4月7日,被拆迁群众告诉记者。据他们介绍,作为外来居民,已经在小吴村生活了几十年,虽然不算土生土长的“村里人”,但却早就取得了房屋所有权证。可在此次小吴村拆迁规划中,村干部和管委会却硬生生说他们的房子是违建。“住了这么些年,从来没人说我的房子是违建,为什么一拆迁,就变成了违建呢?而且我有国家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这怎么算是违建呢?”对此,陈志山等人表示十分不解。

2.jpg

“这次拆迁来得十分突然。3月11日,小吴村村支书才通知我们到村委会沟通房屋是否属于违建的问题,两天后就已经有钩机开始动工拆迁。3月14日,我们去找村干部询问拆迁补偿方案却没有得到明确答复。3月21日,我们收到了一份一个没有盖章的2017年5月印发的《关于印发2017年安阳市违法建筑整治拆除行动方案的通知》。3月26日一早,我们的房子就被拆了,家当都被扔在了空地上。然而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拆迁公告和补偿方案。“陈志山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房屋所在地的房价已达到8000多元,而村委会和高新区管委会给出的价格仅为780元,仅为市价的十分之一。“这个补偿又是怎么得出的呢?为什么没有拆迁公告呢?”陈志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村委会表示不了解拆迁补偿方案只是服从管委会安排

为了更进一步了解到小吴村拆迁公告和补偿方案的具体条款,4月8日上午9点半,记者来到了河南安阳市高新区小吴村村委会,见到了村委会主任李文生。“小吴村启动拆迁时,是否有按照相关规定提前公示拆迁公告和补偿方案?”面对记者的提问,李文生表示:“你直接和高新区管委会联系,村委会只是配合上面拆迁。有政策,上面都会给你解释,相关政策你在网上都能搜到。”当记者问到他是否了解此次拆迁的补偿方案时,他却表示并不了解,“我只知道有这样一个情况。村委会只能服从上面安排,我们没有权。只要是我们村的老百姓都安排了。”当记者追问非小吴村村民该享受何种拆迁政策时,李文生又一再强调:“不是我们村的都是按照政策走。你别问我,你去问管委会。”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高新区管委会拆迁办公室,却没有见到负责此次小吴村拆迁项目的陈爱国主任。他的同事告诉记者,“他有事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记者获取到陈爱国的手机号后拨通了他的电话,在询问记者姓名和来访来由后,对方突然表示:“我不是陈爱国,你打错了。”

下午下班前,记者再次来到管委会拆迁办公室,看到了一个正在削苹果的工作人员。记者反复询问他是否是陈爱国主任,但对方始终不予以答复,只是一遍一遍地问记者前来的意图。当记者表明来意,希望能了解一下小吴村拆迁公告和补偿规定后,对方表示,自己就是陈爱国,而记者采访需要到管委会党建办公室提前沟通。

不符合法律规定严重侵害原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

那么,在未看到拆迁公示和未协商好拆迁补偿的情况下,拥有产权证的村民房屋却被列为违建,从而被强制拆除,这是否符合我国相关征地流程?为此,记者采访了北京法学会公益法学研究会理事、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圣。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此强拆,当然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严重侵害了原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

李圣认为,“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和《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规定进行:拆迁人首先必须要申领房屋拆迁许可证,这是前提,之后房屋拆迁管理部门按房屋拆迁许可证内容向社会发布公告,并向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下一步再来协商确定拆迁补偿项目、标准,比如土地补偿、青苗补偿、附着物补偿费、装修补偿等,以及安置方案,涉及到的比如临时安置补助费、搬迁费、停产停业损失等。国家禁止非法强制拆迁,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如果给原住户造成损失损害,可以通过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维权。”

对此,媒体将对此事件进展持续关注。(甘肃在线)

相关阅读

  本报讯 今年1月,商丘市睢阳区男子赵正峰在山东成武县市区肇事,致一名老人身亡。之后,成武警方认定赵正峰构成交通肇事罪,遂被刑拘羁押在成武看守所。但对于警方出具的事故认[详细]
  记者陈淑兰通讯员兰志亮  今年以来,人民银行山西朔州山阴支行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精神,紧紧把金融支持乡村振兴与地方特色产业发展结合起来,积极引导推[详细]
  “下次别再带了,这次照顾你”……当亲耳听到危货司机王师傅与超限检测站执法人员对话的录音之后,小编心中的“怀疑”二字顿时消失。在习[详细]
记者 刘迎春 陈淑兰杨文忠今年48岁,是中共党员。他在十多年巨型挖掘机司机的岗位上,爱岗敬业,刻苦钻研,成为他所在公司的“技术大拿”和“金牌员工” 。他[详细]
媒体针对群众反映夏邑县济阳镇一商砼站占用耕地一事,媒体采访后以《河南:夏邑县农田建商砼站 监管部门疑渎职 不作为》为标题进行了报道。但报道后,没有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高度[详细]